<address id="lpj3n"></address>

    <address id="lpj3n"><nobr id="lpj3n"><meter id="lpj3n"></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lpj3n"><form id="lpj3n"><th id="lpj3n"></th></form>

      <noframes id="lpj3n">

        /uploadDir/jpg/20170704/1499149979729.jpg
        新聞中心NEWS

        0871-63601306

        擔保業何去何從?
        發布日期:2014-10-17     瀏覽次數:1121
        T瀏覽字號


        在經歷了“中擔、華鼎事件”、商業銀行“一刀切”和監管 的尷尬境地。近日,記者走訪北京、廣東、浙江等多家擔保公司發現,除了少數國有擔保機構,整體擔保行業的業務量依然沒有明顯的回升。并且,擔保行業的持續低迷和前景不明也令越來越多的民營擔保公司選擇轉型,甚至退牌。



        業務量萎縮



        經過幾年高歌猛進式的發展,中國擔保行業在2011年迎來了發展的高峰時期。銀監會數據顯示,2011年末,全國融資性擔保機構8402家,同比增長39.3%;凈資產總額7858億元,同比增幅達63.8%;在保余額19120億元,同比增長39.1%。而在2012年2月,受京廣兩地相繼爆發的中擔、華鼎、創富三家擔保公司違規事件影響,絕大多數民營擔保機構的業務被商業銀行“一刀切”,進而導致全行業業務量開始急劇萎縮。再加上,去年宏觀經濟形勢低迷,擔保行業無論是機構數量還是在保余額均出現了大幅度的下滑。



        融資性擔保業務監管部際聯席會議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末,全國融資性擔保行業共有法人機構8590家,與2011年末相比,盡管數量有所增加,但增速同比下降了37個百分點。而在保余額方面,2012年末,全國融資性擔保行業在保余額21704億元,同比增加2584億元,增長13.5%,增速明顯放緩。而在北京、廣東、浙江等擔保機構較多的地區,新增融資擔保額甚至首現負增長。今年上半年以來,盡管有所恢復,但擔保業的發展頹勢仍未徹底好轉。



        以北京地區為例,根據北京信用擔保業協會對轄內正常開展業務的114家擔保機構統計,2013年上半年,北京地區融資性擔保機構新增擔保額362.12億元,同比增長了5.34%,但仍低于2011年上半年的水平(429億元)。截至2013年6月底,北京地區融資性擔保在保余額1256.32億元,同比增長了5.66%。其中貸款擔保在保余額785.74億元,同比增長了0.90%,比年初增長了1.19%,其他融資性擔保在保余額470.58億元,同比增長了14.69%,比年初增長了-2.42%。北京信用擔保業協會會長李世奇表示,2013年上半年國民經濟增速繼續放緩,實體經濟經營困難,結構性產能過剩明顯;同時受到“中擔事件”的持續影響,工行、建行、北京銀行等部分銀行業金融機構自2012年終止了與民營擔保機構的合作,至今未見松動,民營擔保機構絕大多數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p>


        而在民間金融危機的重災區——溫州,情況則更不樂觀。根據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溫州金融監管部門內部資料,由于溫州的信用風險仍在擔保鏈上擴散,不管是銀行業從自身信貸業務質量方面考量,還是企業從規避擔保鏈風險角度考慮,雙方均主動壓縮了擔保類貸款的比重。該份資料顯示,溫州當地銀行普遍退出了與民營擔保公司的合作,銀行為控制風險,不同程度地提高了擔保公司合作準入門檻,例如,限制與民營擔保公司的新業務合作、加強銀擔合作全流程風險控制等?!  ?/p>


        代償率高企   



        與擔保業務量收縮相比,更令擔保公司頭疼的是不斷攀升的代償率?!  ?/p>


        來自融資性擔保業務監管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的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末,全國擔保代償余額250億元,代償率為1.3%。而2011年全國擔保機構代償率平均為0.42%,2010年僅為0.16%。事實上,今年以來,隨著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的不斷反彈,擔保行業的代償能力還將持續承壓?!  ?/p>


        以北京地區為例,2013年上半年,北京擔保業機構共計發生代償12.9426億元,是去年上半年的9倍多,代償率達到10多年來的最高峰2.20%。其中,99.95%為融資性擔保代償。融資性擔保代償12.9354億元,融資性擔保代償率高達2.94%。據北京一家民營擔保公司董事長介紹,北京地區上半年的代償主要集中在五六家規模較大的擔保機構,其中某大型國有擔保公司一筆代償就高達10個億。而從行業來看,鋼貿、光伏等行業則是引發代償率大增的重災區?!  ?/p>


        通過梳理數據,本報記者發現,在代償率高企的情況下,擔保機構的擔保責任撥備覆蓋率(擔保準備金余額/擔保代償余額)卻并未出現相應的增加?! ?/p>


        來自融資性擔保業務監管部際聯席會議的數據顯示,2012年末,全國融資性擔保機構擔保責任撥備覆蓋率為280.3%,同比減少327個百分點;擔保責任撥備率(擔保責任余額/擔保余額)為3.2%,同比增加了0.3個百分點。而北京擔保業協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6月底,北京地區擔保機構未到期責任準備余額13.48億元,同比減少了18.38%;擔保賠償準備余額23.85億元,同比減少了33.68%;撥備覆蓋率為137.50%,均為近幾年來的較低水平。在收益下滑和代償上升的雙重壓力下,擔保行業宛如在鋼索上行走。一直以來,在擔保業里長期有著“償一賠百”的說法。因為在目前,平均做一筆擔保業務,保費在3%左右,按照1000萬元的保額計算,一筆僅收30萬元。但是,假如有一筆出現壞賬,代償金額就是1000萬元?!  ?/p>


        “但在實際操作中,絕大多數的擔保機構并不能從銀行獲得足額的貸款,因此放大倍數難以提高,最終也很難實現盈利。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再出現一筆壞賬,擔保機構可能就扛不過去了。”上述北京民營擔保公司董事長稱?!  ?/p>


        來自融資性擔保業務監管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的數據顯示,2012年末,全行業融資性擔保放大倍數僅為2.1倍,與前兩年末持平,部分融資性擔保機構無法通過經營擔保業務實現盈利。而根據擔保業內通行的說法,一家融資性擔保機構的放大倍數要到3~5倍才能達到收支平衡點,基本保證盈利。這也意味著,如果單憑擔保業務,目前大部分融資性擔保機構都處于虧損狀態,抗風險能力較弱?!  ?/p>


        轉型期在即   



        市場環境的惡化倒逼擔保業“洗牌”提速。一方面,因為銀擔合作持續收縮,民營擔保機構不得不選擇轉型或者退市;而另一方面,業務量本已經趨于飽和的國有擔保公司,為了填補市場需求無奈過度負荷?!  ?/p>


        溫州一家民營擔保公司董事長向本報記者表示,由于銀擔合作全面收縮,公司的貸款擔保業務已經停擺了大半年,而目前看來短期內都不會出現轉機,因此不得不另謀出路。“因為總公司有多個金融牌照,所以我們正在往金控公司方面發展。”該董事長表示,以后擔保公司只是作為這個多元化平臺中的一員,在內部業務聯動時提供必要的擔保職能,而弱化單純的擔保業務方面?!  ?/p>


        上述北京民營擔保公司董事長表示,由于傳統的融資性擔保業務主要倚賴于銀行,業務模式比較單一,如果銀擔合作持續收縮,必然會有越來越多的擔保機構面臨轉型或退出。對于擔保機構未來轉型的方向,上述北京民營擔保公司董事長認為,非銀行擔保業務,如保函;直接融資擔保業務,如私募債、集合信托、私募基金等;非融資擔保業務,如工程擔保、司法融資擔保、商業擔保等;創新型擔保業務等都會是擔保機構的選擇。相比積極轉型的公司,越來越多的民營擔保機構直接選擇了放棄?!  ?/p>


        本報記者發現,今年以來,各地擔保公司主動“退牌”的節奏明顯加快。以廣東地區為例,廣東省金融辦官網上的信息顯示,今年該地區就有20家融資性擔保公司主動注銷經營許可證?!  ?/p>


        廣東一家擔保公司總經理認為,目前銀擔合作不但沒有好轉的跡象,在銀監會6月發文要求重點關注擔保公司后,反而有進一步收縮的趨勢。下半年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融資性擔保公司申請注銷牌照?!  ?/p>


        今年6月,銀監會下發《關于防范外部風險傳染的通知》(下稱《通知》)中,融資性擔保公司被圈定為五大重點關注對象之一。不少擔保業內人士預計,此后隨著銀行的準入門檻進一步提高,越來越多的民營擔保公司將會出局?!  ?/p>


        與民營擔保公司“吃不飽”的情況截然相反,國有擔保公司為了填補市場空白又不得不過度負荷?!  ?/p>


        浙江某國有擔保公司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由于大量商業銀行切斷了與民營擔保公司的合作,原本業務量已經趨于飽和的國有擔保公司不得不去填補這塊市場,其中也不乏一些“政治任務”。“市場上對于擔保公司的需求還是很大,畢竟有那么多中小企業,但現在銀行只愿意與國有擔保公司合作。”該負責人認為,國有擔保公司數量太少,雖然注冊資本金都比較大,但很多公司放大倍數基本都做到頂了,沒有擴充的空間。該負責人認為,即便是還有業務增長空間的國有擔保公司,在當前這個環境下,要提升業務量也要面臨很大的風險。“現在,我們看100個項目可能就只有兩三個可以做。”    



        結語:當下國有擔保公司被賦予了太多的期待和責任,實則非常尷尬。如果配合當地政府的需求接手指定的企業,不但難以取得好的收益回報,更有可能面臨代償,甚至公司倒閉的風險。


        分享到:
        1
        ?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省投融資擔保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滇ICP備11005511號-1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693號
        技術支持:奧遠科技
        安装牛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