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pj3n"></address>

    <address id="lpj3n"><nobr id="lpj3n"><meter id="lpj3n"></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lpj3n"><form id="lpj3n"><th id="lpj3n"></th></form>

      <noframes id="lpj3n">

        /uploadDir/jpg/20170704/1499149979729.jpg
        新聞中心NEWS

        0871-63601306

        調控監管雙管齊下 防范金融四大風險
        發布日期:2014-01-01     瀏覽次數:1025
        T瀏覽字號


          黨的十六大以來的十年,我國宏觀調控體系和金融體制不斷完善,經濟持續平穩健康發展,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但目前國際國內經濟形勢依然面臨復雜的局面,風險和挑戰并存,因此,仍要加強宏觀調控,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



          一、財政貨幣政策保駕經濟穩健回升



          1、經濟運行走穩回升



          目前,世界經濟還處于緩慢復蘇時期,我國經濟發展還面臨較多困難。但按照“穩增長、調結構、惠民生”的要求,采取了一系列調控措施,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合理搭配,攜手發力,經濟趨穩筑底回升,繼續向好的方向發展。



          1)積極的財政政策提供經濟增長的動力



          2012年,我國經濟經歷了從增長速度下行到逐步企穩的過程。積極的財政政策有力維持經濟增長的動力,擴大內需和增加投資,為“穩增長”奠定了基礎。加大結構性減稅力度,特別是推進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鼓勵民間投資。出臺了“新36條”的42個實施細則。2012年末,累計全國財政收入增長12.8%;財政支出增長15.1%。財政政策更多地側重于經濟結構、產業結構的調整,更好地支持了關系民生的基礎建設。



          2)穩健的貨幣政策促進經濟平穩回升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貨幣政策適時適度調整,不斷擴大應對危機沖突的成果,使保增長、調結構與穩物價之間的關系得到很好的處理。2012年,在多項貨幣政策工具的綜合作用下,貨幣供應量增速保持比較適合的水平。2012年末,廣義貨幣M2余額97.42萬億元,比上年末增長13.8%;狹義貨幣M1余額30.87萬億元,增長6.5%;流通中現金MO余額5.47萬億元,增長7.7%。12月末,人民幣貸款余額62.99萬億元;人民幣存款余額91.74萬億元;全年新增人民幣貸款8.20萬億元,同比多增7320億元;新增人民幣存款10.81萬億元,同比多增1.17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為15.76萬億元,比上年多2.93萬億元。



          2012年,在全球經濟復蘇乏力以及我國主動宏觀調控下,經濟運行總體出現回落的態勢,但在第四季度出現趨緩企穩的狀況。2012年,全年國內生產總值(GDP)519322億元,比上年增長7.8%;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CPI)比上年上漲2.6%;全年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比上年增長20.6%;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比上年增長14.3%;全年進出口總額比上年增長6.2%。



          2、未來經濟將持續穩健復蘇



          2013年,面對復雜多變的國內外環境,黨中央、國務院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以提高經濟增長質量和效益為中心,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不斷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促進國民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今年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118855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7.7%,增速比上季度回落0.2個百分點。從經濟發展狀況來看,由于國際形勢復雜多變以及國內主動調控的結果,我國內生增長動力尚顯不足。一些發達國家采取量化寬松政策,對發展中國家幣值升值產生較大壓力,也增加了出口難度。此后一段時期,宏觀調控的政策預期將越來越穩定,政府決策是在長期可持續增長和短期經濟穩定增長之間尋求平衡。此外,房價、物價兩個核心變量未來進一步觸及監管層心理底線的概率較低,市場流動性比較充裕,社會融資總量有望保持較高增長??傮w看,GDP高于去年二季度的7.6%和三季度的7.4%,也高于今年的7.5%的預期目標,運行在7.4%-7.9%的區間內,屬于平穩增長。今年積極的財政政策力度加大,全年投資將保持較快增長。近年來,我國促進消費增長的政策已經從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時候短期刺激轉變為基礎性和機制性的建設。因此,促進消費增長的效果將是長期的,今年全年消費增長態勢比較樂觀。隨著全球經濟的逐步復蘇,我國外部需求和企業經營狀況也會逐步改善,我國進出口將會保持一定的增長速度。從長遠看,我國經濟增長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我國的工業化、城鎮化、現代化和國際化等進程還在進行中,將會釋放出巨大的投資和市場潛力。



          二、國內外經濟金融環境面臨復雜局面



          當前,支撐中國平穩發展的基本面并未發生根本性變化,經濟有望繼續保持平穩較快增長。但也要充分認識到,中國經濟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環境依然復雜。今年3月,塞浦路斯與其國際債權人商定了救助協議的關鍵細節,暫時躲過了破產和退出歐元區的風險,但兩大銀行重組中的10萬歐元以上的大額存款將進行減記,顯示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仍在發酵。雖然美國債務違約風險暫時解除,但未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的高赤字問題;日本財政赤字則在進一步上升。美國實施第四次量化寬松“QE4”新措施,日本中央銀行的QE已推到了第11輪。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基本面長期趨好,但仍然面臨不少風險和挑戰,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依然突出。中國必須以只占全球7%的耕地和6%的水資源養活全世界20%的人口。2012年,中國15歲—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的絕對數量減少了345萬人;預計至少在2030年以前,將會逐步有所減少。在結構性及經濟周期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經濟增長受到一定影響,經濟結構調整和轉變發展方式的任務更加緊迫。



          三、注重在復雜環境中加強宏觀調控



          黨的十八大之后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繼續把握好穩中求進的總基調。因此,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要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



          1、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注意靈活性



          2012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關鍵詞是“穩增長中提高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益”。因此,要緊緊圍繞“穩增長中的質量”這一重點要求,注意把握好穩健貨幣政策的度,增加操作的前瞻性、靈活性、科學性。



          一是貨幣政策不宜大幅放松。長期以來,貨幣政策堅持單一目標制還是多目標制在全球都有不同觀點,并且有較大的爭議。過去十年來,我國貨幣政策一直堅定踐行多目標制,并在各個目標之間進行平衡與取舍。保持低通脹和促進經濟增長是貨幣政策目標的兩個重要方面,但物價穩定是中央銀行最重視的目標。當前,通脹壓力猶存。2012年11月CPI重返2%,2013年2月CPI同比上漲3.2%;樓市回暖,一些地方房價走高,都提醒人們“潛在通脹和資產泡沫”的風險隨時有可能發生。因此,要提高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益,就要注意把握好穩健貨幣政策的度,對貨幣供給的控制不宜大幅放松。2013年政府工作報告預計,經濟增長目標是7.5%,CPI控制在3.5%左右,廣義貨幣供應量增長是13%左右,這表明政府對于保持物價水平基本穩定的強調。2013年通脹超預期上升和經濟重新下行的風險均不能排除。因此,2013年的穩健貨幣政策將是真正意義上的“中性”。穩健的貨幣政策目標在于更好地控制市場的流動性,選擇市場化的貨幣政策工具,發揮宏觀調控的有效性,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處于合理水平。



          二是貨幣政策也不宜過分收緊。我國面臨復雜的經濟金融環境,要確保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宏偉目標,其中重要條件之一,是保持國民經濟發展速度不低于7%。為鞏固中國經濟企穩回升的基礎,貨幣政策就不宜過分收緊,也包含著“保持貸款適度增加”、“適當擴大社會融資總規模”的穩健。為此,在基礎貨幣投放上,貨幣當局將在通過外匯占款、央行票據余額等渠道,保持基礎貨幣必要增長的同時,繼續綜合運用貨幣政策工具,確保銀行體系擁有與實體經濟發展相匹配的流動性。在未來經濟逐步企穩的情況下,利率政策保持基本穩定的可能性較大。中央銀行將繼續靈活開展公開市場操作,短期可以通過靈活、高頻的公開市場操作調節流動性。中長期則應在金融制度方面加快推進結構性改革。



          2、增強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



          當前,“外升內穩”推動我國經濟繼續向好的方向前行,但國內外環境中不確定、不穩定因素較多。因此,需要針對經濟金融運行的特點,加強宏觀調控,增強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



          一是外匯占款導致貨幣被動投放的壓力仍然存在。近年來,由于實行“穩出口,擴進口”的措施,人民幣實際升值以及歐美市場對我國貿易的影響,連續3年我國貿易順差減少,導致外匯占款增加減少,但我國外匯儲備存量仍然位居全球第一。此外,美聯儲、歐洲央行、英國央行、日本央行等全球幾大央行實施非常規貨幣政策,并多次推行量化寬松政策(QE)以來,新興市場資本凈流入大幅上升,面臨貨幣升值和通脹壓力。



          2012年下半年以來,伴隨著國內經濟的逐步企穩,外匯占款開始恢復性增長。2013年第一季度我國再次迎來資本大規模流入,致使外匯儲備躍升1300億美元至3.44萬億美元,幾乎相當于德國的經濟總量。在新增外匯占款大幅度回升之后,人民幣貸款和存款規模也隨之擴張。今年3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06萬億元,人民幣存款增加4.22萬億元。一季度人民幣貸款增加2.76萬億元,同比多增2949億元;人民幣存款增加6.11萬億元,同比多增2.35萬億元。3月末,人民幣貸款余額65.76萬億元,同比增長14.9%;人民幣存款余額97.93萬億元,同比增長15.6%。隨著近期房價等資產價格的快速上漲以及外匯占款超預期增長均在客觀上要求中央銀行增加資金的回籠力度。中央銀行將繼續通過多種貨幣政策工具組合使用調控基礎貨幣的投放,控制市場的流動性。針對全球新一輪量化寬松政策,將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適度放寬人民幣匯率浮動幅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



          二是注意通脹壓力,加強調控的針對性、前瞻性。從中長期來看,我國仍面臨著通脹壓力。從國內看,趨于上升的勞動力成本以及資源性產品價格,將在較長時間構成價格上升的推力。而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走勢也有較大的不確定性,外部輸入性因素的影響依然存在。近年來,中國M 2存量呈現“加速”上漲的態勢。今年3月末,我國廣義貨幣M2余額達到103.61萬億元,同比增長15.7%。我國多年的貨幣高增長使其M 2與GDP的比例迅速上升,目前已達到1.9倍,并已成為全球M 2量級最大的國家,是美國的1.5倍,英國的4.9倍,日本的1.7倍,比整個歐元區的貨幣供應量多出20多萬億元人民幣。因此,要處理好促進經濟增長、保持物價穩定和防范金融風險的關系,就需要進一步提高調控的針對性,保持合理的社會融資規模,避免通脹強勁反彈和經濟增長出現較大波動。



          四、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



          根據經濟金融形勢和資本流動的變化,中央銀行要進一步豐富和強化逆周期調節手段,加強宏觀審慎管理;監管部門采取有效措施加強金融監管,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維護金融穩定。當前,要著重注意防范和化解以下幾個方面的風險。



          第一,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風險。根據審計署2011年公布的數據,截至2010年末全國省、市、縣三級地方政府性債務余額共計10.72萬億元。2013年,一些專家指出,目前我國中央債務規模在7.7萬億元左右,地方債務在10.7萬億元左右。地方短期內平臺項目開工過多、投入金額過大、資金使用及回收周期過長,導致項目未來盈利能力存在較大不確定性。針對地方政府債務形成的原因和特點,從承債主體、債務期限、債務區域結構等角度進行分析,監測債務風險。開正道堵歪門,盡快推動包括《預算法》在內的相關制度完善,逐漸以試點方式賦予地方政府直接發行債券權利和明確其償債責任,建立地方財政的償債基金。規范發債主體的融資、投資、建設、運營行為,完善治理結構,完善相關制度。



          第二,經濟周期和結構性變化對銀行業的影響,以及銀行中間業務發展的不確定性和風險壓力。當前,銀行業面臨復雜多變的國內外經濟金融環境,同時受到經濟增速放緩、“金融脫媒”、利率市場化、金融監管改革深化等多重挑戰。2012年5大銀行共盈利7746.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4.98%;在全行業中,5大銀行的盈利占比超過60%。但數據顯示,相較于2011年5大銀行同比高達25%的增速,2012年利潤增長顯著降低。隨著經營環境不確定性上升,銀行業績增速放緩的趨勢仍將持續。預計2013年上市銀行業績增幅將低于10%;5大銀行2013年凈利潤增速為6.12%,2014年將進一步下降到3.71%。五家大銀行資產質量走勢基本一致,不良貸款余額稍有增加,不良貸款率持續下降。雖然未來一段時間銀行業不會出現大面積資產質量下滑,但前期逾期貸款大幅增長的壓力正在逐步體現。據統計,2012年末,僅5大銀行的逾期貸款超過4000億元。此外,銀行資產質量的風險有可能從個別區域轉向部分產能過剩行業。截至2012年末,銀行業理財產品余額達到了7.12萬億元,其中4大銀行的理財產品余額約3.05萬億元。銀行理財產品的增加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但其在運作過程中,各種問題也不斷浮現。針對理財產品經營中的問題,2013年3月,中國銀監會公布了《關于規范商業銀行理財產品業務投資運作有關問題的通知》。通過銀行資產規模約束理財業務結構,將對銀行理財業務產生深遠影響,推動其走向標準化債權投資,優化投資結構。



          第三,房地產金融風險。隨著房地產市場的不斷升溫,房價不斷上漲,一旦出現房地產泡沫破裂和房價大幅下跌,房地產企業有可能出現資金鏈條斷裂引發的系統性風險。2013年2月,70個城市中,有62個城市房價較去年同期上漲;新建商品住宅(不含保障性住房)價格環比上漲的城市達到66個。今年3月份,全國70個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不含保障性住房)價格同比上漲的有67個,漲幅最高為11.2%,比上月擴大了3個百分點;環比上漲的有68個,漲幅最高為3.2%,比上月擴大0.1個百分點。“國五條”的出臺,表明政府調控房地產市場的政策方向沒有變化。在房地產調控政策的背景下,房地產企業的優勝劣汰在穩步推進,行業集中度在穩步提高。



          第四,民間借貸引發系統性風險。近年來,溫州、鄂爾多斯等地開始爆發民間借貸違約潮,并呈現全國蔓延的趨勢。“溫州模式”輝煌30年之后,溫州經濟發展進入困境。據統計,2002一2011年,溫州GDP平均增速為11.9%,平均增幅比前10年下降7.8%。到2011年9月,溫州民間借貸風波爆發,一些企業主為了逃債開始“跑路”,民間借貸風險逐步向銀行體系傳導。溫州銀行系統不良貸款率從2011年初的0.44%上升到2013年2月末的3.9%。針對當前民間金融市場存在的風險,國務院、地方政府高度重視,地方金融管理、司法等部門各司其職,協同化解潛在的風險。推進金融改革,加快發展民營金融機構,建立統一的金融監管信息系統,采取有力措施規范融資行為,全力維護社會經濟穩定。


        分享到:
        1
        ?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省投融資擔保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滇ICP備11005511號-1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693號
        技術支持:奧遠科技
        安装牛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